当前位置: 首页
> 专题专栏 > 大爱民政人
25 济宁市荣复军人医院 徐喜云:仁心仁术不负天使之洁,医人医心甘为孺子之牛
发布日期:2016-09-23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精神病,一个在国人眼中略带贬意和嘲讽的字眼,折射出普通民众与精神病患者难以消除的隔阂、难以拉近的距离。整天生活在一群精神病患者之中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现年55岁的济宁市荣复军人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、科主任徐喜云用35年的从医经历诠释着这份与众不同的奉献,讲述着其间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与精神卫生事业结缘,并非出于偶然。徐喜云出生在嘉祥县农村,从小便目睹着家人与乡亲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艰辛。衣食住行本就来之不易、物力维艰,如果再有一个精神病人需要照顾,更会让一个家庭雪上加霜、心力憔悴。一个家庭被一个精神病人拖垮,一个精神病人因无人照料流浪出走、不知所踪,这样的场景,徐喜云不止一次见到。让每一个精神病人重新找回生活的轨迹,重新感知生命的快乐,成为徐喜云心中浇不灭的梦想。1981年,年仅20岁的徐喜云,不顾家人反对和乡亲的嘲讽,来到了济宁荣复军人医院(济宁地区复退军人精神病院),开始了精神科医生的职业生涯。很快便取得了医师执业资格,在医疗队伍中树起了标杆。有人问:“家人如此反对,乡亲如此不解,为何如此毅然决然?”“用民政之心、行为民之意。梦已在此,定当稳如磐石。”徐喜云如是说。
追逐梦想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,虽然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,但依旧步履维艰。80年代,愿意从事精神科的人员少之又少,医生更少,徐喜云常常要医生护士一肩挑,诊断、查房、打针、喂药一样都少不了,这些还是基本工作,有的病人病情不稳、情绪亢奋,还需要特殊手段加以束缚,这可是个力气活,等把病人完全稳住,自己也累得趴在桌子上,久久不能恢复,也因此得了严重的椎间盘突出疾病。刚稳定下来的病人是需要时时观察的,徐喜云不敢离开,一坚守就是一夜。有时腰疼的实在站不起来,他躺在床上还念念不忘刚入院的病人,叮嘱如何妥善处理。对徐喜云来说,苦点累点都能坚持,难以面对的是心理上的煎熬,精神病人是典型的“人来疯”,不知什么时候失去理智,轻则破口大骂,重则拳脚相加,甚至拿“刀”相向,让人心惊胆寒。有一次,在接诊一名狂躁型精神病人时,许多人都不愿去,他义不容辞的接受了任务,见到病人后,他正和颜悦色地和病人交流,病人却突然将他抱起来,扔到了水泥台阶上,他的头一下子磕出了血,腰更加直不起来,躺在地上好久都不能动弹,但他仍说没有大碍,将伤口包扎好,又继续坚持上班,一如既往的治疗病人。类似的事情对徐喜云来说,算不上家常便饭,也绝对是屡见不鲜。当梦想照进现实,巨大的心理落差会耗用人的原始激情,多少次,在工作之余,徐喜云仰面朝天,追问自己能否继续坚持,闭目养神之间,仿佛又看到病人们脆弱的挣扎、无助的眼神,毅然决然地打起精神,回到病区。正是在这一次又一次的追问当中,徐喜云一步又一步的坚定,从坚持到习惯,从习惯到自然,从自然到热爱,倾心于精神卫生事业35年,尽心尽力、无怨无悔。
“精神病人是什么?精神病人是被现实刺激夺去梦想和追求,回归幼稚的孩子,他们比正常人更需要关心、呵护和认可。对待精神病人,比医术更重要的是态度。最开心,莫过于把一个恢复正常的病人送到家人面前。”工作多年后的徐喜云这样总结。正因如此,每次给病人诊疗,他都能投入极大的耐心和保持温和的态度。大多数的病人似乎能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,积极主动地配合治疗。但也有一些病人就不那么省心了,突然之间就上前手撕牙咬,甚至往他脸上、身上吐唾沫。他的手经常会被病人抓出血痕,基于此,即使夏季上班,也要忍着酷热穿长袖。遇到情绪激动的,除了自我防卫,更重要的是避免病人自己发生意外。“你看这些大小孩,耍起性子没节制,动起手来没分寸,当时觉得很难缠,事后想想还挺可爱!”他总是发出类似的调侃。所以,每当一个难缠的病人送进医院,他从不推诿,而每当一个病人如释重负地走出医院,回归社会,他总是能感到莫大的欣慰。
每个医生都有两条工作线,一是面对患者,二是面对患者家属。事实上,家属比病人更需要医生。精神病人病情易反复,需要长期不间断治疗和服药,短则三五个月,长则三五年,他为了减轻病患家庭的经济负担,努力控制病人的住院治疗时间,降低住院费用,情况允许他会给病人开了药,让其带药回家服用,临走时,都会留下电话,便于病人家属及时报告病人服药情况,无论白天还是夜里,面对所有来电,他都能耐心接听,和病人及其家属的电话经常一打就是三四十分钟。每次都不厌其烦地将同样的话重复了一次又一次。他也经常电话主动回访,进一步了解病人回家后的病情和服药情况,监督其按疗程服药,以免病情复发。由于服务态度好,医术高,问诊细致,经常会有病人家属要给他送红包、锦旗和牌匾,但都婉拒了,他回答说:“留着钱给孩子看病吧,别花那个冤枉钱了,你孩子的病好了比啥都好!”多么朴实的话语啊!就这样,有些家属还是偷偷给他送来锦旗和牌匾。
在院治疗的病人再痛苦也是幸运的,那些游走街头、无人管问的流浪患者才是社会的痛点。解决这些人的痛苦,仅仅依靠医生本人是不够的,需要引起政府、社会的共同关注。“不能让这些和我们一样的血肉之躯就此失去生命的价值。”徐喜云深深的认识到这一点。近些年,政府、残联采取了有效措施,为部分困难精神病人进行残疾等级评定,该送院的送院,该吃药的免费药物治疗,所有入院的精神病人都得到了妥善的安排。同时政府本着人本主义的关怀,汇同卫生、民政、公安等部门,为衣食无着的三无流浪乞讨精神病人专门讨论研究对策,印发了相应的文件对所有流浪精神病人采取鉴定甄别送院治疗、遣返、安置等措施。每当得知公安、民政、医疗救助等各单位送来病人,他是随叫、随到、随诊,不抛弃、不放弃,为每一名患者给出合理的治疗意见,默默付出自己应有的努力,从来不考虑将要为此承担的风险,更不求任何回报。
35年的民政优抚医院从医生涯,徐喜云除了治病救人,业余时间也在潜心研究。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,在医疗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都做出了突出的工作成绩。在国家级医学期刊上发表专业论文十余篇,著作三部,参与市级科研两项,也是医院“解锁行动”的技术支撑者。他的良好医德,受到了上级部门和单位干部职工的普遍好评,为医院的发展、为我省民政优抚事业的进步作出了积极的贡献。多次获评医院先进工作者、济宁市民政系统先进个人、济宁市卫生系统优秀医务工作者等荣誉称号。同时,他还致力于下一代精神卫生从业者的培养和教育。我院是济宁医学院的教学医院,徐喜云作为济宁医学院的特聘副教授,工作中为人师表,言传身教,授业解惑,载德育人,呕心沥血勤耕耘,一片丹心铸师魂。他善于结合学科特点,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、人生观;恪守师德,从严执教,备课认真,内容丰富,方法灵活,生动易懂;他关爱学生,无微不至,被称为学生心目中的育人楷模。他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影响了一级又一级的学生,开启了一批又一批学子智慧的心门,被师生们称为“学生的引路人、学术的带头人、师生的贴心人”。
辛勤从医三十五载,换得人间少疯癫。徐喜云的民政精神卫生之路虽永无止境,但坚持一份热忱,秉承一份朴素,必将行稳致远。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