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> 专题专栏 > 大爱民政人
09 嘉祥县殡仪馆 纪铁军:20年,他守望着生命最后一瞬光亮
发布日期:2016-09-26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 

他是个可怜的孩子,19岁就成了一名遗体火化工;他是个可敬的男人,火化炉燃烧了他20年的岁月和青春;他是个可亲的孙子,90岁的奶奶临终前还握着他的手,依依不舍;他是个可爱的“弥勒佛”,憨态可掬的娃娃脸,给每一位陷入喪痛的事主平易近人的信任感。

如果说,阴阳世界之间真有一扇往生的大门;如果说,开往天堂的列车真有一座人生的末班车站;如果说,茫茫人海大千世界真有一方被理解遗忘的角落,毫无疑问,他所坚守了20年的火化车间,就是最基层的民政工作窗口;他所难以启齿的职业岗位,就是天堂与人间一炉之隔的末班“高铁”站。

注定他是孤独的、冷清的、无语的、听不到掌声的。

但依然还是要写写他的敬业故事和情感心路。因为:选择无悔!

他,既是一位孤独的行者,也是一位平凡而特殊的劳动者。他是这个社会不可或缺却又微不足道的“隐形人”,他的网名叫“来生缘”。

他在天堂的大门口已经站了整整20年,他,叫纪铁军。

19岁那年,纪铁军阴差阳错地被分配到了殡仪馆。那时的嘉祥殡仪馆位于县城东郊兖兰路南一片人烟稀少、荒郊野岭的盐碱涝洼地上。除了偶尔能见到逝者的家属,几乎与世隔绝。从师傅手里接过工作服,他有一百个不情愿。那时还没有找女朋友的他,心里格外地沉甸甸,说不出来的苦恼,也说不出来的犹豫。

师傅看透了他的心思,拍了拍他的肩,句句语重心长:“孩子,工作不分贵贱,哪个岗位都能锻炼出人才。人这一辈子,就是从01,再恢复到0。从生到死,在我们这里,绝对地人人平等。你从事哪行哪业,都是一种潜在的机缘。生是丰富的,死是庄重的,人这一辈子,就是个简单的两点一线,我们这里是终点。把冰冷的句号化成一串省略号,给逝者最后的关爱和尊严,给家属最好的交代和安慰,做好这份工作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以后你就明白了,殡葬服务的学问——大着呢。”

纪铁军自认为不是个聪明的人,但绝对是个明白的人。师傅一席话,朴实而富有哲理,让他一下子豁然开朗,长大了。

从此,他铁了心,扎了根,成了一位地地道道的民政人。

此后的很多年里,他成了殡仪馆的主人。夏天水汪汪,冬天白茫茫,空旷而寂寥的院落里,他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开始了“以场为家”的磨盘式生活。

他就在这样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重复和坚守里,成长为单位的顶梁柱,给逝者送行,劝生者节哀。

这样的一份工作,相亲场上被灭灯,不在话下。好在苍天不负苦心人,他如愿以偿地找到了自己的知心爱人,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,娶妻生子。

与别人与众不同的是,直到今天,他也很少让老婆孩子到自己的单位去。儿子已经上初中了,开过很多次的家长会,孩子的老师至今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职业和身份。

这么多年来,他只在去年参加了一次毕业20周年的同学聚会。有限的社会交往中,他从来不主动与人握手,不轻易吃人家的东西,坐人家的凳子。

因为,刚工作那几年,他经受过特殊的煎熬。那时候,他常年在车间穿着雨靴工作,抽水、推煤、烧煤、清炉渣。高达700多度的火化炉,一把汗水,一把泥水,让他身上浸染了特别的刺鼻气味。那时候,他不仅要承受身体的劳累,还要承受鄙夷的眼光和疏远的友情。刚开始的那几年,知道他是一名火化工的人,见面不敢握手,说话不敢张口,亲戚朋友都躲着走。早年的异样心理伤害,让他学会了选择距离和孤独。

因为,他懂得了别人的脆弱需要保护,他用谅解一点点化解别人的误解。

当然,日久天长,他也用赤诚、朴实的善良赢得了尊重和感谢。

当他从骨灰中捡出逝者的手饰,捧着交还给家属的时候,对方情不自禁地、热情地握住过他的双手。

当他顶着刺骨的寒风、打着手电,深一脚浅一脚在深沟里摸索着找全交通事故逝者的肢体,完整装殓以后,交警敬佩地握住过他的双手。

当他跟随安装师傅砌炉膛、支炕面、熟悉电脑屏操作程序,完成火化炉升级改造,夺得实践经验和优质服务竞赛第一名的时候,当他2011年参加了民政部职业技能鉴定考核,拿到了高级火化师资格证书的时候,领导和同事们紧紧握住过他的双手。

毫无疑问,他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找到了自身的价值,也在默默的奉献和坚守中升华了思想境界。

20年的坚守,让他看透了世间的繁华与寂静;20年的大爱无声,让他听懂了“谢谢”的分量和意义;20年来替生者为逝者送行,让他更懂得生命无价,且行且珍惜。

2015102,纪铁军最最心疼、最最牵挂的奶奶活了90岁,走了。无数次面对死亡早就似乎铁石心肠的纪铁军,面对奶奶的去世,依然泪流成河。

奶奶去世的前几年,总爱念叨铁军的名字,总盼着喜爱的孙子多陪她说说话,总念叨孙子和媳妇孝顺地带她去天安门广场和菏泽牡丹园的往事。在奶奶病倒的那些天里,他和妻子变着法儿给奶奶做好吃的,给奶奶剪指甲、端便盆……因为,他比任何人都知道,一旦奶奶走了,就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享受儿孙们的孝心。

奶奶走了以后,他把老人家生前珍爱的梳子、坐过的轮椅、穿过的小脚巧鞋,统统压进箱底,留存为旷世的珍藏和记忆,定格为无尽的爱和思念。

2016年的年头岁尾,嘉祥下了50年不遇的鹅毛大雪。纪铁军一次次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写下对奶奶雪白的思念,一遍遍体味着丧亲之痛,切肤之丧,因为,他是嘉祥县最懂天堂有多远的人,亲人去了,就永远不会回来。

奶奶的骨灰也是在他最熟悉的炉膛里取出的。20年的坚守,才终于明白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因为——他送奶奶去天堂送得最远,他离奶奶去往天堂的车站最近!

奶奶走了以后他才明白,过去20年他曾亲手送上开往天堂列车的嘉祥的每一位逝者,那都是他入骨入髓的亲人!

习近平总书记说,“民政工作是‘菩萨’事业,做‘菩萨’事业就得怀着菩萨之心,怀着大爱之心,怀着爱民之心”。

纪铁军长了一张慈悲的脸,黑黝黝的,热心肠的邻家大哥一般。

纪铁军是阎王爷从天堂派到人间的车夫,憨厚得很。

纪铁军很少参加社会交往,不是不喜欢,是社会有点不欢迎他。

好在这两年有了微信和朋友圈。

他的微信朋友圈里,有许多许多的铁树和鲜花的照片,都是特写,因为,那是在他们单位精心养护的花坛里拍的。

他的朋友圈里还有很多好听的歌曲,比如邰正宵的《心要让你听见》,比如潘美辰的《我想有个家》,比如谭咏麟的《难舍难分》,比如周华健的《来生缘》。

是的,“走过的路,脚会记得;爱过的人,心会记得”。“寻寻觅觅在无声无息中消逝,总是找不到回忆找不到曾被遗忘的真实,一生一世的过去一点一滴的遗弃,痛苦痛悲痛心痛恨痛失去你。”生生死死,阴阴阳阳,生离死别的哀痛,“只好等在来生里,再踏上彼此故事的开始!”

纪铁军啊,多想握住你的手,送你三个字:不容易!

纪铁军啊,多想推选你为“大爱民政人”,让世界知道你的心。

有人说,你已经连续三年年度考核成绩都是优秀。

可是,在荣誉面前,你依然是个无名小辈。

但在你20年的火化炉面前,荣誉真的就是一张纸,一把灰。

纪铁军,你在殡仪馆一干就是20年,7000多个日日夜夜,了不起。

你在天堂的大门口,整整站了20年——

 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