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> 专题专栏 > 大爱民政人
“点赞民政人”:最高贵的气质
——记济宁慈善总会尹延苓女士
发布日期:2018-10-19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 

风风雨雨三十春,镜里青丝霜几痕。

不道向来个中苦,还忧当日苦中人。

孤贫病老咸为助,远近城乡皆亲。

慈善倾情成大爱,春风入户暖人心。

 

2008年冬天的一个黄昏,飘飘洒洒了一天的雪还没有停的意思。地上、房顶上、树上都积了厚厚的一层。路上的行人已经没有了初见雪时的兴奋,深一脚浅一脚小心翼翼地走着。

南辛庄附近的路边上,一位衣着单薄的年轻母亲紧紧抱着包裹中的孩子瑟缩着,旁边停着一辆破旧的人力三轮车。正在带人巡回的救助站站长尹延苓走过去询问,却发现这位母亲是个聋哑人。她对陌生人有很强的戒备心,口里“啊啊”乱叫着,抱紧怀里的孩子,一边躲闪,一边用一只手推着三轮车走进雪里。尹延苓他们不敢强行施救,只好跟在后面,想看看她是否能找到自己的家。可是她漫无目的的脚步告诉他们,她并没有落脚之所。就这样,风雪中,这对母子被带到到救助站暂时住了下来。没想到各种渠道寻找家人无果,一住就是三四年。除了安排食堂专门为孩子做饭,尹延苓从家里给孩子带来水果和奶粉,帮助母子洗澡,不是亲人,胜似亲人。因为这位妈妈坚决拒绝和孩子分开,到孩子三四岁时才把娘俩一起送去福利院。“前段时间我去福利院看望母子俩,孩子都上三年级了,很聪明。他妈妈看见我,一下子把我抱起来转了好几圈,差点闪了腰。”尹延苓说着,眼里闪着喜悦欣慰的光芒。

我坐在尹延苓对面,一边听她回忆,一边看着她。她的脸上满是温情,眼睛不时扫过窗外,思绪如窗台上绿萝的藤蔓,扯扯拉拉地伸出去。从业几十年,每一个救助过的人,都像是亲人,牢牢地刻在她的心上:那年,在二院旁边发现的患老年痴呆症的邹城老人,不知什么原因,身上脸上都沾着粪便。把他带到救助站为他清洗换了衣服,尹延苓正在给他喂饭时,老人的子女赶到,不能相信眼前的情景,涕泪交流;那次,送往广西在路上突然发病的十六岁女孩,把饭菜从头泼洒在她身上。她只得穿着一身油腻污衣手扣手牵着她走过大街走过车站,历经三十几个小时送到当地救助部门。一路上慈母般的呵护,让女孩舍不得离开她,闹着再跟她回来……“的确累,但是心里并不觉得苦,那种情况下,只希望他们能回到家,回到亲人身边。找不到家的也要有个安生的地方。”尹延苓说。

2012年,尹延苓离开救助站,来到慈善总会工作,负责救助部。听起来名称一样的部门,面对的人群和事情却复杂了许多。医、困、贫、病、老、幼、残、助学、助军、突发灾情等等都在其中。有时候从新闻媒体上了解到突发情况,就要在第一时间前往救助。20153月,汶上南旺镇的刘姓一家四口煤气中毒,只剩下一个女孩昏迷中抢救。从新闻上看到这件事,尹延苓当即决定联系媒体,以最快速度送去救助金,让男孩得到最及时的抢救。还有时候受困人主动前来求助,她就对身边的人说:“每个人都有尊严,即便他是衣衫褴褛或者蓬头垢面。所以只要有人来到我们这里,首先就要有一杯热茶递到手上,其次是要学会倾听。不到走投无路,谁也不会轻易张口求人。”20161月,曲阜时庄镇的孔姓一家馒头房失火,十六岁女孩全身75%烧伤,女孩父亲前来求助。尹延苓努力协调,从慈善总会和医院共争取到十一万元救助金。“无论怎样都得尽力,挽救一个人就挽救一个家庭。”她说。

尹延苓经常带人走村串户,看望鳏寡老人和孤儿,发放一些救济金和物品。这些都是受人称道的好事,可是于她,却受着着另一种煎熬。“走近他们,你才真正感觉到自己的力不从心。每一次出发都热情满满,每一次回来都忧心忡忡。”她说。原来,有一些孩子不符合孤儿条件,但他们是真正的困境儿童,无人照管,衣食无着。每次遇到这种情况,都不能不让尹延苓牵肠挂肚。

在慈善总会的工作开展中,已近退休的尹延苓积极协调,使慈善总会在济宁人民医院、济宁中医院和济宁肿瘤医院设置了冠名基金,让更多的病困得到及时救助。2015年,她又负责与中华慈善总会对接,启动拜科奇co-pay项目,为血友病患者带来福音。

二三十年的慈善救助工作,帮过多少人,说也说不完。多少辛苦,却只字不提。尹延苓像一只不辞辛劳的蜜蜂,采得百花成蜜后,为人辛苦为人甜。

结束了长达四个小时的访谈之后,我有点舍不得离开尹延苓了。她浑身散发着的乐观、博爱、善良、温暖,是一种最高贵的气质,深深吸引着我。如果不是偶然说到她的孩子,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是一位从三十二岁就孀居的单身母亲。走出她的办公室,我的耳边仍然回旋着她道别时的几句话:“我快退休了,但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到慈善事业中来,希望有更多困难的人得到帮助。”

 

 

 

稿件来源:济宁市散文学会微信公众平台“点赞民政人”活动报道

作者:卜宪玲  

 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