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> 专题专栏 > 大爱民政人
“点赞民政人”:映山红
——访曲阜市民政局扶贫办公室主任倪秀春
发布日期:2019-01-22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 

时间要回溯到一九九六年八月,应届毕业的倪秀春被分配到曲阜市民政部门工作。那时,在政府大院的大门口,有一排砖坯平房,平房里一架木格资料橱,几张办公桌。这就是民政办公室。最初踏进这间看起来略显逼仄的屋子里时,倪秀春尚以为是到传达室来了。

入职照旧有一段学习期。部门凡来新人,不会直截接手具体的工作,通常先是参加岗位培训,熟络了环境再安排浅显的琐碎活。活做完了,大多便只在一旁瞧着了。倪秀春不是这大多数里的人,她手脚勤快,上班早到一会儿,打扫一下屋子,擦擦桌子。饶是冬天,便生好炉子,坐上铝皮阔口的水壶。等同事们都到了,水壶也“滋滋”响了,水要烧开了。她觉得既然力所能及,何不去做呢?

 

 

随着对工作的慢慢熟谙,她开始独当一面。审核下级部门送来的材料,也开始下乡走访贫困户。

一九九九年,倪秀春第一次下乡。下乡是蹬自行车去的。乡间还未铺村村通的公路,她一路颠簸进了村。

走访的老汉鳏居已久。他的妻子和孩子都身患残疾,并且先后离世。丧妻之痛,失子之哀,已经将他揉搓成一块木疙瘩。光秃秃的院子,一间土坯房,屋子里黑洞洞的。立在门口,可以闻到屋子里溢出来的酸败味。家什虽简单,碍于屋内空间狭小,所以显得颇是拥挤。或许贫穷已经不能给屋主人带来更多悲情意义上的知觉了。 

倪秀春也出身农村贫寒家庭,家境不单磨练了她吃苦的意志,也让他对贫困深有体会。此刻,眼见着面前的旧屋与老汉,她心里涌起一种酸涩来。她多想除了在政策上改善他的物质生活之外,还能改善他的精神生活。

面对年老体弱、因病致贫,失独老无所依等等诸多命运的无常给一个家庭带来的困顿与悲苦,她常常陷进思绪无法自拔。一个家庭破碎后的衰败,总会拨动她心底那根柔软的心弦。她开始感到扶贫工作的任重道远。

 

 

在工作了两年以后,倪秀春走进婚姻,而后有了孩子,建立起自己名副其实的家庭。当初休产假,半年的假期,她休了三个月,便开始工作了。丈夫是支持并理解她的,在热汤热菜的餐桌上,不只一次听她谈起过那些贫困家庭的遭际。婆婆也从临沂老家赶来,常住下来帮衬着带孩子。家庭的和睦成了她工作的动力。她想让更多的贫困家庭及早的得到帮扶。她相信有扶贫政策的支持,再贫困的家庭也不会积重难返。

“民政扶贫工作不是一刀切,需要在追踪随访中做出相应调整。”倪秀春如是说。

 

两个月前,一位老妪来找倪秀春,她家的低保被取消了,是讨说法来的。她神情凝重,面带愠色。倪秀春习惯性地倒一杯水递她面前,坐下来与她沟通。老妪不理,顾自言语,越说越激动,开始指责谩骂倪秀春。在她看来,取消低保无异于让原本捉襟见肘的家庭处境雪上加霜,简直是岂有此理。倪秀春安静地听她吵嚷,让她把怨气发泄出来,想等她歇气时再与她解释缘由,哪知被冲上前来的老妪重重地推了一把,脚下一个趔趄,险些跌倒。

“又不花你的钱,凭啥取消俺哩低保?”

老妪有两个儿子,在他们还未成年时,她老伴患上了中风,一病不起。因此家境每况愈下。依据扶贫政策,在当时,她家是够得上低保户标准的,所以市里就批了低保。后来,随着两个儿子长大,立业成家,家境好转了,他们也具有了赡养能力,已不再符合低保家庭的标准,便被取消了低保。所以,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幕。

 

类似的情形,倪秀春不止遭遇过一次。委屈吗?当然委屈。委屈但不求全。压抑得厉害了,便关起门来哭,哭定了洗把脸继续办公。

身边的同事已经换了一茬又一茬,倪秀春也曾想过放弃,在突如其来的无名指责之后。她把心里的憋闷说给婆婆听。婆婆是普通的劳动妇女。她听婆婆说佛度众生,大慈大悲,想到责任,想到扶贫工作也不失为一场修行。

见到倪秀春时,她正在给前来咨询的大妈讲解着什么。脸色红扑扑的,笑容洇开,像一朵待放的映山红。基层扶贫工作没有固定的模式可循,每一个案例都是个案。在克服了复杂的情境所滋生的困难之后,精准的,将温暖带给正遭遇着命运严寒的人们,就像映山红克服了春寒料峭之后,开遍山野。

 

 

 

稿件来源:济宁市散文学会微信公众平台“点赞民政人”活动报道

作者:张玉岗 

 

 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